这一次,Grail可能没打算让你抄作业

发表时间:2021-09-14 08:48作者:有趣的胖子本尊







羡慕、羡慕、还是TMD羡慕!

——前言






它真的来了——The NHS-Galleri trial.

所以台风“灿都”刮来的不仅仅是橙色预警,还有来自Grail的暴击,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新闻短事情大”。

准确来说这不算新闻,毕竟早在2020年11月26日,Grail就宣布了要跟NHS合作一个百万人的研究项目,但因为迟迟没有细节,所以大家觉得也就那么回事,毕竟放卫星这事国内外都很擅长。

直到今天公布了细节我们才知道这个临床试验有多震撼,这么说吧:

在NHS-Galleri trial面前,既往早检圈的临床试验都像是预实验,包括Grail自己的Pathfinder和CCGA——之前大家心中的两代标杆。

学霸考100分是因为卷子只有100分,而这一次学霸给自己出了张满分200的试卷。而且,后面还准备了一张满分400的。

所以:

  • 这个临床试验究竟做了什么?

  • Grail想干啥?

  • 我们能学到什么?

在此之前,你也可以回顾下Grail原来的成绩:1. 第二次交卷 2. 第一次交卷

01

The NHS-Galleri trial:抄不来的作业

多癌种早检的临床试验被拉到了全新的高度。

NHS-Galleri的设计如下:

  • 入组人数:14万人(I期)
  • 入组条件:50-74岁,3年内无既往肿瘤史
  • 采血次数:3次(入组、1年后、2年后)
  • 试验分组:2组,1组抽血后检测,1组只抽血不检测
  • 干预方法:抽血后检测为阳性的受试者会被安排去医院进行进一步检查以确诊或排除。所有受试者都被建议继续他们既往的年度癌症筛查项目。
  • 合作方:Grail、NHS、The Cancer Research UK & King’s College London Cancer PreventionTrials Unit

如果你也想做这样一个临床试验,需要什么资源?

  • 很多钱

这个临床试验的I期投入换算成人民币大概也会超过20亿。而且这个钱不太能指望合作机构来出,得自己掏钱。

  • 极强的随访能力

14万健康人,2年内抽3次血,并且要能知道这些人2年内是否有癌症相关的健康问题。

随便问问身边做临床试验的朋友就知道这有多难。而一旦脱落率过高,这个临床试验会面临什么结论也得不出来的窘境。

为什么Grail这次选择远渡重洋牵手NHS?

NHS是2013年全球权威评级机构Commonwealth Fund评选全世界最优秀的医疗系统,且绝对不是简单的“政府主导的全民免费医疗”,而是一个充分市场竞争下的医疗体系。

通过基础医疗服务(由全科医生提供,99%以上的英国人都在全科医生处登记,和全科医生建立对口固定的长期联系,因此全科医生也被称为“家庭医生”,加上“只有全科医生推荐才能前往医院”的规则,NHS建立起了一个黏性极强的全民健康管理体系。

目前放眼全世界,要做到对一个超大基数国民的长期健康干预——阳性用户去看病,阴性用户有病看病、没病年度采血。

NHS是最优解,甚至也许是唯一解。

  • 对产品性能的绝对自信

不同于小样本量的训练集和验证集——只要够努力或者设计的够好(比如期别往晚期偏移),耦合出一个好看的结果也不是没可能。

也不同于小样本量的前瞻性研究——样本小了后,运气有的时候就能显著影响结果。

14万人的前瞻性、干预性研究几乎没有给Grail留任何退路,所有性能上的瑕疵(假阴、假阳)都会被暴露出来(甚至因为是2年随访而被放大),一旦性能拉胯,这个设计不会提供任何的隐藏空间。

搞一个这么难的临床试验,Grail肯定不是为了博我们一声“哇塞”,毕竟它赚不到我们的钱(哈哈)。

那么,Grail图什么?

02

Grail的野心:独占三大终极验证

“知道我能做到”和“我真的做到了”是两码事,不然贝索斯和布兰森就不会在空中三分钟后乐的像个傻子了。

过去,多癌种早检的获益一直都是“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多癌种早检好不好?”

“当然好啊,早发现、早干预,5年生存率高不少,还省钱”

“有数据吗?”

“能算出来,你看基于XXX数据,XXX假设,我们可以得出结论XXXX”

Grail早在招股说明书就正儿八经的算出来过,但这不是独家的,因为你能算出来、他能算出来、就算菜鸡如我也能算出来(并不能)。这让Grail很困扰,因为甚至连PPT多癌种早检都说自己做的比Grail好。

于是Grail决定:去TM的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这一次,Grail要把游戏规则更新为:只有看见、才能相信。

The NHS-Galleri trial一旦成功,Grail就可以证明有且仅有Galleri可以完成多癌种早检的三大终极验证

  • 需要每年做一次吗?

连续做三年的获益大于只做一年吗?为什么不能两年一次或者三年一次?

要知道,用户一年一次和用户三年一次,潜在市场可有三倍之差。这一点卖肠癌筛查的各位应该很有体感,毕竟当诸位的试剂盒把敏感性提升到息肉都能报阳时,这就已经是个五年一次的产品了。

  • 能发现“现有检测方法”发现不了的早期癌症吗?

多癌种早检究竟是一个“革命性技术”,抑或仅仅是既往检测方法的“同性能更方便替代”?又或者甚至是“低性能更方便替代”?

这决定了产品的适用人群究竟是“所有人”还是“怕麻烦的人”还是“不怕得癌又怕麻烦的人”。

  • 群体使用能带来显著的群体获益吗?是cost effective吗?

多癌种早检在人群中的大规模使用,真的能够带来stage shift(相比于不使用,能够让人群癌症确诊时的分期向早期偏移)吗?这一点其实是Grail在Pathfinder中期结果中被人质疑的。

这决定了产品只能个人支付,还是可以寻求第三方代付(不管是医保还是商保)。

试验越大,野心越大,Grail诚不欺我。

03

有什么可以借鉴的?

短期内去像素级抄作业是不可能了,如果你非要杠说你在国内现在也能干成个一样的——好的,你赢了。

但有些东西还是能借鉴的

  • 钱没有“够”的时候

Grail已经将早检临床试验的受试者人数从数千人、万人提升到了十四万人,别忘了后面还等着一个100万人的新项目。

这意味着以后早检临床试验的花费门槛有可能被拔高到10亿起步,早检变成了“富人的战场“。

国内现在能掏出10亿或者有顺畅融资渠道拿到这10亿的公司有多少?

  • 好的合作伙伴是要抢的

这个临床试验能够顺利的运转,除了Grail财大气粗活儿好,NHS强大的管控能力至少占50%。而这样的合作伙伴资源一定是极其稀缺的。

我们可能在很难短期内找到国内的NHS,但能够真正掌控万人级别多癌种早检临床试验的PI是存在的。而PI的精力是有限的,能够调动的资源也是有限的,全心做了你的,就不太能有精力做别人的——别人就只能等着。

国内这样的PI多吗?不仅不多,还很稀缺。你是否能够抢先一步和他们深度合作?

  • 永远将产品力放在第一位

临床试验是为了验证性能和因此带来的获益假设,这里面的根基是产品性能本身。

千万别指望通过临床试验“改头换面”,如果性能不扎实、技术不成熟,贸然开始大规模临床试验只会让钱打水漂——也许还会让你丢脸。

Grail敢做NHS-Galleri,是因为在CCGA、Pathfinder中已经充分验证了自己的性能。如果对产品性能存在疑惑,这些真金白银你敢投入吗?

手中有料,才能气定神闲。

04

最后,我想说

虽然美国学霸不仅之前就考100分,现在还掏出了200分、400分的试卷。

但,中国创造永不认输,国内的各位,加油啊!


来源:有趣的胖子万里挑一




正在与早筛网同行的伙伴,期待与您携手为拯救生命而战!

正在与早筛网同行的伙伴,期待与您携手为拯救生命而战!

--

早筛网公众号
早筛医声公众号
地址:广州市黄埔区天泰路1号5A层

邮编:510000

中国首家聚焦于疾病早筛早诊早治领域的行业资讯和产业服务平台,以专业的报道推动中国医疗从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以“预防是最经济最有效的健康策略”为方针,普及“早筛查、早诊断、早治疗”理念和中医“治未病”理念,旨在让疾病诊于早期被治愈。
关于早筛网
联系我们